新来的要闻部主任叫柳飘飘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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辽沈地区十佳记者报社ุ的人却从未听过她的名字有人说在一家美容院见过她穿着粉大褂给小姐做面膜。柳飘飘并不漂亮但很风骚整天披散着烫了卷的金发穿着低领紧ู身衣乳房快要挤出来了下身穿条很瘦的裤子把屁股包得滚圆。她在谈稿会上除了汇报选题之外就是两件事一是和小庄子以及其他男士眉来眼去以显示自己风情万种;二是故意摆弄新式手机以显示ิ自己比较富有而且新潮。后来大家才知道她老公是修手机的每修好一部手机都让柳飘飘试用几天然后再交给客户。柳飘飘不仅风骚而且霸道她把部下修理得老老实实并且公然打击假想的情敌。那ว天艾美丽在会上回答小庄子问题๤时舌头习惯性的打了卷儿柳飘飘马上插话教训她“你把舌头捋直了再说行不?”小庄子仍然把方竹留แ在了要闻部ຖ副主任的位置上柳飘飘就总找方竹的碴子到处散布说方竹业务不行。

小庄子当即拍案赞赏“好啊就这么干。”

伊莎甜甜地说“两个ฐ我都喜欢它们都是天籁之音都那ว么圣洁那ว么宁静那么如梦如幻你很难分出二者的高下。听着这样的音乐会令人平添几分高尚并会生出美丽的遐想。”

伊莎红着脸຀说“去你的别亵渎圣母了还是放‘班得瑞’吧‘班得瑞’的音乐舒缓轻松而且中性没有亵渎神灵的罪恶感。”

元旦过后报社的人都发现何为发生了很大变化几乎ๆ天天能够坐班了酒也๣不怎么เ喝了最主要的是整天眉头紧锁显得心事重重。不知出了什么事?

农历大年初一何为挈妇将雏到父母家拜年。他二哥何川已带着老婆孩子先期到เ达。何为ฦ没来得及问候父母先向二哥求救“哥报社ุ挺不住了”。何川一见这个ฐ不争气的弟弟气就不打一处来他竟当着爹妈的面把何为骂个狗血喷头

女孩知道遇到了买主儿便语气坚定地说“绝版你在沈阳找不到几本少50不卖。”

那女孩便跟相邻书摊的同伴交代几句让其帮助照看一下自己的摊床便麻利地骑上电动自行车走了。

伊莎笑着说“放心吧就我自己不然我能带你来么เ?”

刚关上门伊莎就急不可耐地扑到金风的身上两ä脚缠住他的腰双手勾住他的脖子疯狂地吻起来。金风自然立刻回应一边吻她一边把她抱到床上。再也没有宾馆里的提心吊胆再也没有计算时间的心理负担。两人从容而麻利ำ地帮对方脱๳下衣服。伊莎像个孩子更像个荡妇比金风更主动更疯狂。她不断地变换着花样一会儿趴在他身上一会儿坐在他身上一会儿又翘起丰臀让他从后边进入。她愉悦地呻吟着放肆地尖叫着尽情地释放着她的精力和激情。金风大部分过程几乎由伊莎指挥了。但是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金风麻利地扳过伊莎的身体让她分开双腿仰面躺下他咬牙切齿地一顿猛烈冲撞伊莎大叫一声“妈呀我不行啦”便白眼一翻瘫软如泥─——她的高潮质量太高了。

一天下午金风去找何为要沟通一件事。他不习惯对几个月前还是“哥们”的新总编先敲门后进入而是不加思索ิ地推门就进结果看到了惊人的一幕艾美丽坐在何为的怀里衣襟敞开何为一只手搂着艾美丽另一支手在揉搓艾美丽ษ的乳房。见金风进来两人虽然停止动作下意识地站了起来但毫无惊慌尴尬之色。何为若无຀其事地捏住艾美丽项链上的亮坠儿嬉笑着对金风说“大哥看看咱哥们不行啊还得人家大款夫人这块钻石值好几万哪……”

第十章逍遥

何为在几声含义复杂的掌声中讲了话。脸上的不自信与不自然完全淹没了兴奋与得意。他掏出一张纸声音和双手同时在颤抖----ๅ

何为ฦ简短的开场白让人明显感觉到เ是早有准备而且受了谁的指点这根本不是他的语言风格他平时讲话既无຀文采也不简练。

张保本意识到报社遇到了什么突发事件。他必须好好表现但又很想借机要点筹码。于是他又想炫染一番๘困难“总编哪尽管……”

张保本文化不高却很懂ฦ江湖他明白这是老殷个人跟他要钱。老殷放着报社ุ的人不用从社会上聘他过来搞广告不就是为了揩油不留后患嘛虽说前些日子打点过老殷显然老殷觉得不解渴这回来个狮子大开口一张嘴就要六位数。妈的我求爷爷告奶奶低三下四拉广告一年到头能不能划拉十万还不知道呢!我哪有那么大的能量?当初ม敢接三十万的指标是因为老殷交过底“你就干到年底真就没完成又能咋的?”现在才看明白老殷是“座山雕”啊让我下山拼死打劫回来却把肉都盛他碗里只让我喝点稀汤啊这老殷真够黑的……但是再黑也得办哪不然老殷第二天就可能把我打发啦……既ຂ然死活都得办干脆就办得豪爽一点儿仗义一点儿。于是张保本“唰”的站起来宛如领命的将军向蒋总裁宣誓一般“总编放心我一会儿就出去张、张罗明早八点肯定让您拿、拿到เ一分不差。而且守口如瓶跟老婆都不、不说。”

华昕兴奋地抢过话头说“这是挪用公款啊”

“好啊”三个小兄弟同时露出恶毒的快感“整一不做二不休操他妈的。”

冰雪聪明的方竹立刻听懂了金风的弦外之音她不再说话只是默默地看着金风又一串ธ泪珠怦然滚落。金风也默默地看着方竹从她的眼神里依稀读出了疑ທ惑、无助、依赖和失望。这眼神让金风终生难忘也๣让他终生难受。

39

“目前啊报社的财务状况不太那ว个是不沙?主ว要是广告上不来呀是不沙?这固然和大气候有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