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为仍然表示为难“我知道方竹跟你关系很铁可是方竹毕竟资历太浅经验太少啊何况省里马上召开两会了我怕方竹拿不起来呀”

何为ฦ有些迟疑地说“呣……行吧那就先让方แ竹到要闻部临时负责任命的事儿等两会后再说。”

“荒、荒唐啊我他妈五十多岁是白、白活啊这回看走了眼啊事实证明啊姓庄的那小子狗屁不是啊不是个他妈的骗子啊他可把俺们坑坏啦。当初别人把他推荐给我说他是办报高手让好几个报社起死回生。我他妈就信任他了全权让他替我管报社我当了个甩手掌柜的。他可倒好使劲给我祸ຖ祸啊我操他妈的。他聘来的那拨人也都、也都不是正经玩艺啊一群他妈的地癞子。上礼拜五啊都让我他妈的撵走了。我明告诉他们了你们给我立刻滚蛋什么工资、稿费、旅๓差费一律不给你们结算了我不让你们赔我钱๥就算便宜你们了。我还指着姓庄的那ว个ฐ小鳖犊子的鼻梁子说你他妈的立刻给我滚出沈阳。再让我看见你我打折你的腿这个他妈的王八犊子可他妈的不是个玩意儿了”

听到这里大家脸຀上露出几分轻松几分解恨。艾美丽还夸张地拍起了巴掌。然而她的巴掌声音还没落那个“牲口贩子”后面的话把大伙全给打蒙了——

何为仍然试探着劝阻“咱能不能ม缓一缓发这篇稿?再侧面了解了解听听反映?”

第二天宣传孙鹤飞的专版见报了。整个报社ุ一片哗然。方竹给金风发了一条短信“这帮家伙耗子给猫当三陪----挣钱不要命了”金风给方竹回复一条“应该这样形容渴急了喝敌敌畏--ๅ--只顾痛快不管死活了”

在返程的出租车里白久刚ธ问“庄总他们请你洗澡为ฦ啥不去呢?”

白久刚连说“对对”。心中对小庄子更加折服。

住在一楼的退休干部马老爷子终于急眼了“订报纸的你们到大院外边闹腾去别在院里瞎吵吵多他妈闹心”

第十五章交易

方แ竹则显出几分轻蔑๥“简直恶心新闻造假这算不算堕落?读者傻乎乎的还认真看呢哪知道全是假的干脆ะ把报纸改成《故事报》得了反正胡编乱造呗”

方竹苦笑了一下说“可惜这张报纸了让他们随便糟蹋过去就够惨的了现在比过去还惨”

金风微笑着说“我在笑我们这拨人怎么就没有庄总的想象力呢?同样是做新闻的这差距咋就这么大呢?”

金风依然微笑着说“我数学不太好咱大伙掰手指头算算啊。我记得红军长征呢是1้934年开始的1้935年结束的。今年是20่05年距离长征开始时已经71年了即使当年十几岁的红小鬼如今也八十多岁了吧?听说全国都没多少了沈阳更找不到几个怎么街上一个六七十岁的老头跌倒了就会变成长过征的老红军呢?”

报社里许多人与金风有着同样的担心觉得前面不是火坑也是泥潭;当然也有一些人以为救星来了这简直是破晓的曙光雨后的彩虹“我们将会杀出一条血路”。

第一次大会就开得杀气腾腾。

金风像得胜的将军一样嘲讽这个美丽的女俘“你们国家级的记者站是不是啥事没有天天就干这个?”

6๔2

金风一听沈宁完全知道他们的底牌心里不由得一惊看来哪里都有奸细呀这个ฐ顺水人情必须做了。于是金风假装勉强地说“老沈哪看来这个面子我必须给你啦。不过你也๣知道难度很大我不敢打保票啊。这样吧我尽最大努力。这钱呢我就不能收啦。”

离开满堂红饭店金风感到一阵意外的惊喜和得意心里说“操吃完原告吃被告我也当了一把大沿帽。”

主管部ຖ门领导在自己้的办公室里接待了五个省城记者。这位领ๆ导五十岁左ุ右戴着眼镜一看就是一位有阅历有城府的人。他热情地给每个人让座、倒水连说欢迎欢迎。

那ว四位记者又跟着敲了一阵边鼓你一句我一句地说“老百姓投诉了我们不能不来但是我们作为记者既要维护老百姓的利ำ益更要维护党和政府的形象。”“是啊我们不想推波助澜帮倒忙只希๶望主管部门能把这件事处理得很圆满。”“对我们希望皆大欢喜。”

何为像看陌生人一样看着金风试图从他眼神๰里捕捉有无摇摆的信息。隔了好一会儿他又不甘心地问“就是要闻部ຖ?”

何为心仍不甘很斟ต酌地又试探一句“假如万一真的就没有……商量成呢?”

华昕和金风在庆幸之余也๣为何川雷厉风行的作风和掌握政策的尺度感到新奇这么快就下手了但是又处理的这么轻

华昕和金风有些不快但又觉得多问也没意思。

45

这大郭身材魁梧脸上有一种不怒自威的逼人之气虽然是穿便装而来依然让人明显感觉此人非一般战士。略๓作寒暄之后三个兄弟请大郭点菜大郭说客随主便上啥吃啥。何为ฦ喊了一声“走菜”服务生便呼呼啦啦上来一桌海鲜并按事先吩咐“叭叭”启开两瓶五粮液。大郭显然见过世面并无຀受宠若惊之意非常从容地碰杯夹菜。那哥仨轮流劝酒海阔天空不谈正事。大郭为ฦ了表现自己见多识广什么话题都侃侃而谈兴致盎然。

41

隔了两天殷总编在另一次大会上阴阳怪气地说“改革嘛必然会遇到阻力是不沙?什么串联哪是不沙?结伙呀是不沙?密谋啊是不沙?统统阻挡不了改革的步伐是不沙?”

还应该感谢谁呢?金风竟然想到了殷总编心中蓦然生出一种恶毒的快感操你要是让我安心坐班我还未必私自外出呢要是没有这次私自外出我怎么会遇见向漓?你主观上缺了大德客观上却积了阴功。

两人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