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为仍然表示为难“我知道方竹跟你关系很铁可是方竹毕竟资历太浅经验太少啊何况省里马上召开两会了我怕方竹拿不起来呀”

何为ฦ有些迟疑地说“呣……行吧那就先让方แ竹到要闻部临时负责任命的事儿等两会后再说。”

从生存角度说新闻工ื作者也是普通人他们吃不上饭也要急眼。有人干脆当场质问何为ฦ“你别说那ว些没用的你就具体说说到เ底哪天能给大伙开资吧”

当一个人说谎成为习๤惯的时候他自己都弄不清哪句话是真的;而人们对说谎者彻底看穿的时候往往对他的话“正话反听”。何为自欺欺人的讲话倒让大家从相反方面记住了三条“投资方是不会兑现承诺而且是没有实力的”;“主管部门已经坐视不管而且会继续坐视不管的”;“何为不仅列不出开资的时间表而且真可能就是遥遥无຀期的”。

何为有些迟疑地说“呣……行吧那就先让方竹到要闻部ຖ临时负责任命的事儿等两会后再说。”

三月初辽宁省人大、政协“两会”在沈阳召开。金风让方竹派几个人采访政协会议进驻金城宾馆;他陪方竹带几个业务较好的记者采访人大会议住进了辽宁大厦。

听到这里大家脸上露出几分轻松几分解恨。艾美丽还夸张地拍起了巴掌。然而她的巴掌声音还没落那个“牲口贩子”后面的话把大伙全给打蒙了——

除了何为之ใ外其余所有的人都目瞪口呆睁圆的眼睛和张大的嘴๨构成了一个个ฐ倒写的“品”字型。

第二天宣传孙鹤飞的专版见报了。整个报社一片哗然。方แ竹给金风发了一条短信“这帮家伙耗子给猫当三陪---ๅ-挣钱不要命了”金风给方竹回复一条“应该这样形容渴急了喝敌敌畏-ๅ---ๅ只顾ุ痛快不管死活了”

这帮外聘人员的战术是一致的独往独来绝不让别人插手。

白久刚ธ连说“对对”。心中对小庄子更加折服。

厂办主任拿出四摞现金以及介绍高压开关厂的相关资料面带歉意的说“不好意思白主任财会手里没那么เ多现金暂时凑了4万。你们先拿着。以后再说来日方长嘛ใ”

第十五章交易

九月的一天一个自称“沈阳开发区高压开关厂职工ื”的人打电话给《都市快报》企业部说昨天夜里该厂女会计在办公室内自杀了希๶望记者能去介入一下。

方竹苦笑了一下说“可惜这张报纸了让他们随便糟蹋过去就够惨的了现在比过去还惨”

方竹眼睛一亮“你要写书?”

金风依然微笑着说“我数学不太好咱大伙掰手指头算算啊。我记得红军长征呢是1934๒年开始的19๗35年结束的。今年是2005年距离长征开始时已经71้年了即使当年十几岁的红小鬼如今也八十多岁了吧?听说全国都没多少了沈阳更找不到几个ฐ怎么街上一个ฐ六七十岁的老头跌倒了就会变成长过征的老红军呢?”

金风与其他几个主ว任都嘻嘻的微笑没有再跟小庄子辩论。

第一次大会就开得杀气腾腾。

“从今儿个开始呢俺们两家就合作啦是吧?现在是市场经济呀也๣就是说呢拿钱说话是吧?用句流行的话说呀叫做资本的话语权是吧?也就是说呢俺们两家是个什么关系呢就是委托加工的关系是吧?过去你们怎么办报我不管从现在开始呢你们必须按照我们的要求生产产品也就是说呢你们得按照ั我们的要求办报纸是吧?你们要不听我们的呢我们就撤资呗是吧?我们不能白拿钱让别人玩呀是吧……”

62

金风又想到了出现在自己生活中ณ的三个女人。

离开满堂红饭店金风感到一阵意外的惊喜和得意心里说“操吃完原告吃被告我也当了一把大沿帽。”

下午快五点的时候伊莎打来电话让金风下班还去陪她。金风赶忙故作遗憾地说“宝贝儿我正要打电话告诉你呢我马上坐车去铁岭他们明早八点有个大型活动听说赵本山也要出席呢让我今晚务必赶过去对方แ要招待招待。假如明天起早从沈阳过去无论如何来不及。宝贝儿克服一晚上我明天肯定去哄你。”

那四位记者又跟着敲了一阵边鼓你一句我一句地说“老百姓投诉了我们不能不来但是我们作为记者既要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更要维护党和政府的形象。”“是啊我们不想推波助澜帮倒忙只希望主管部门能把这件事处理得很圆满。”“对我们希望皆大欢喜。”

这位领导说的入情入理。而且记者们的既定计划也实现了其实他们想做给化肥厂看的就是一件事我们到你们的主管部ຖ门去了。至于怎么交涉แ的施加了多大影响你们没法监控我们也๣不可能完全被你们操纵。

何为心仍不甘很斟酌地又试探一句“假如万一真的就没有……商量成呢?”

金风轻轻地笑了站了起来并不面对何为而是面对墙上的一幅表现天山风光的油画就像一个打算告别山寨、决心浪迹江湖的武侠那ว样优雅地说“那我就休休假吧到处走一走散散心我身体不太好有病总可以吧?大家不都有病么?”

华昕和金风有些不快但又觉得多问也没意思。

没到十分钟大郭打了过来头一句话就问“咋样?那老伙计的调令下来没有?”

这大郭身材魁梧脸上有一种不怒自威的逼人之气虽然是穿便装而来依然让人明显感觉此人非一般战士。略作寒暄之后三个兄弟请大郭点菜大郭说客随主便上啥吃啥。何为喊了一声“走菜”服务生便呼呼啦啦上来一桌海ร鲜并按事先吩咐“叭叭”启开两瓶五粮液ຂ。大郭显然见过世面并无受宠若惊之ใ意非常从容地碰杯夹菜